為什么有的人長得挺好看的但卻不上鏡?

ViewsDATE:2018-01-29 14:45:44
為什么有些人現實中長得好看,但是拍照卻沒有本人好看,有的人長得一般,但是拍照卻特別上相?

一個人是否上鏡,是不能一概而論的,因為就算是鏡頭本身都千差萬別,而一張臉在不同鏡頭里呈現出的樣子又是不一樣的。

下面給大家列一下臉上鏡的要點,以重要程度降序排列。

1.臉部骨肉的平整

“平整”,簡單來說,摳掉五官,你的臉看上去越像一個平整的曲面,你就會越上鏡。

作為一個普通人,大部分人的臉基本都有些這樣那樣的小毛病。



比如太陽穴凹陷,顴弓外凸。

注意,我說的是顴弓而非顴骨,顴骨是縱深的,眼瞼正下方骨頭的凸起,而顴弓是側面的外凸。



比如臉上骨肉不勻,一做表情臉上各種凹凸。
 

又比如一些先天后天的淚溝,法令紋,八字紋等等等等……

總之這一切,都破壞了你臉部的平滑。

但事實上,這些缺點往往在生活里并不太明顯,那是因為現實的世界,是三維的,我們去看一樣東西,除了橫切面上的線條,還有縱深的立體。

眼睛處理的信息量是固定的,所以平面視角上的凹凸,折皺,在被縱深削弱后并不會那么影響美貌.

但當你的臉置于二維平面后,線條成了唯一組成,這時那些缺點就顯露無疑,而且影響程度會被放大N倍。



這也是為什么很多人看照片會覺得自己臉型奇怪,或覺得自己怎么看著那么老,而看鏡子卻不會的原因,因為它將你臉上不“平整”的部分“加深”了。



再看看那些公認上鏡臉的明星們,感受一下他們面部的平整程度。

章子怡,正面臉型堪稱完美,圓滑的像筆畫出來的一樣。



周冬雨,即便笑成這樣,臉上也沒有任何多余的皺紋。

如此看來,上鏡就是要皮膚好唄?

并不是,正好有這么一個可以證明鏡頭與現實差的明星:周迅。

她的皮膚就很差,黃,黑,油,毛孔還大,幾乎每個見到周迅本人的人都會說沒有電影里好看。



但為什么她在電影里還是那么好看?因為她這些皮膚問題,是不影響鏡頭里臉的“平整”的。

再仔細看看上面這張照片,你會發現除了這些“小”問題外,周迅的面部依然是圓滑的,沒有下垂沒有奇怪的皺紋,黃黑就打個光,毛孔大就化個妝。于是電影里一出來,照樣美的沒話說。



也就是說,如果你的臉和周迅正好相反,皮膚白,細膩,卻在整體結構的線條上不夠平滑,那么恭喜你,你現實里看著會很有氣質,但鏡頭里就玩兒完。
 

2.頭臉比例及五官與臉的比例。

上面那段復雜的話說通俗一點就是:臉的大小。

但在此為什么不直接說臉的大小,是有的人可能臉絕對值挺大,上鏡卻不算大,也有人絕對值挺小,上鏡卻是大臉。

比如劉燁,這張圖對比可以看出,腦袋比張震大了一大圈。雖然明星普遍臉小,但我相信現實里劉燁肯定也屬于偏大的了。


但看單人照,完全就不覺得大了不是。

這是因為劉燁臉大,但五官也大,所以配在一起,視覺上不讓人覺得臉大。
 

更慘的是,世界上還有一個叫做長焦鏡頭的臉盤放大器。



這是一張臉在不同焦距拍攝下面孔的變化gif。

可以很明顯看出,焦距越長,臉越大,五官越小,面部各部分的比例都會變化。



對比最短焦距20MM和最長焦距200MM,差別更明顯。

iphone前置攝像頭的焦距是28MM,所以你在前置里,是比你本人臉看起來要小一些的。


但很不幸,包括單反拍照,電視電影,都是以中長焦為主,尤其是電影。不但最愛用長焦還愛拍臉部特寫。

于是,臉被放大無數倍成現在銀幕上,現實里你是三庭五眼,美的一絕。鏡頭里變成了三庭七八眼,當然就不好看了。

看看章子怡和周迅在長焦鏡頭里的模樣?



但其實,章子怡和周迅,現實里很可能并不是最漂亮的那掛。

可以想象,兩個人在現實生活里,一定都極其的瘦小,臉也小,而且是小的過分。

原因很簡單,鏡頭會把臉膨脹,那么鏡頭里看起來最美的臉,下了鏡頭比例變了,就不會是最美的。
 

順便說一下有關手機的上鏡和相機的上鏡區別。這兩個是不一樣的。

比如范冰冰,照片里,電影里 她都夠美。



可再看看手機自拍里的范冰冰,五官比例夸張到過分,一下就變螳螂精。



當然,這樣的范冰冰也不能說丑,畢竟五官在那里,但顯然不如鏡頭里出眾了。

因為范冰冰臉本身就小,所以手機鏡頭一縮,更小,比例就怪了。

與此同時手機低像素+磨皮,也讓她相比普通人,面骨流暢的優勢消失了。


選兩張表情角度類似的,更明顯,雖然都看得出是美女,但我想大部分人都會覺得左邊在長焦鏡頭里的范冰冰,要更美一些。

而右邊手機鏡頭里的她,幾乎泯然眾人成一個網紅,還是比較low的那種。

現在大家大概知道了為什么有些人拍照不上相的原因了嗎?

雖然臉型是天生的,但我們可以通過妝容、發型、角度來改善呀~

 

猜你喜歡

     

幾縷劉海,揮灑著陽光的七彩;在回頭的那一瞬,伴隨著燦爛的笑容,從額角滑落;輕輕一捋,反射著青春的誘惑。從細雨中走來,晶瑩而又明麗;宛若玲瓏的花朵,點綴著清晨的甘霖。絲絲縷縷,迎風飄灑,發散著夢的氣息。朦朧,卻滲出無限的美麗。踏著白雪,像風一樣的天使,在銀色世界,妝點詩話般的意境;星星點點,雖轉瞬即逝,卻曾經擁有,存在,青春與美麗之間。記憶的潭底,美人魚在吹著動聽的螺角;跳動的音符,穿到水面,波光粼粼,業已遠去;只能透去藍瑩波。窺見,青春——美麗。

 

Wisp of bangs, colorful sun sway; at that moment back, along with a bright smile, slipped from the forehead; gently stroked, reflecting the temptations of youth. Came from the rain, but bright and glistening; just like exquisite flowers, dotted with morning rain. Cecil strands, wind drift, Fasan Zhao dream atmosphere. Hazy, but oozing infinite beauty. Inspired by the snow, the wind angel, in theh silver world, festooned Poetry like mood; scattered, though fleeting, but once owned, exist between youth and beauty. Memory of Tandi, beautiful mermaid blowing Lo Kok; beat note, wear to the surface, sparkling, has gone; only go through the Blue Ying waves. A glimpse of youth - beautiful.